header
ag亚洲官网|首页
第七届中国国际易道论坛致辞(高宣扬)

用 发 展 着 的 理 论 指 导 发 展 着 的 实 践

——在第七届中国国际易道论坛上的致辞

 

非常感谢马宝善老师、董秘书长和中华易道会的所有朋友,能够给我机会,参加这个会议并让我致辞。但我个人学习易道才刚刚开始,面对各位专家,深感遗憾和愧疚;我深受大家对我关照之情的感动,内心实际上还有很多话要讲,都是发自肺腑之言,就是深怕一旦喷发出来,不可收拾,侵占大家的宝贵时间。所以,我谨慎地起草了这个发言稿。

借此机会,我想谈自己的两点学习心得。第一点,是紧密结合我个人的体会和感悟,通过这两年参加中华易道会的活动,特别是几次聆听马老师的演讲,使我在思想方法、宇宙观、生命观和运筹观方面,都有很大收获;第二点,在这基础上,我对于新时代传播和弘扬中华文化传统的工作,有新的体会,深切地感到:在21世纪全球发生重大转折的历史时刻,我们负有加紧学习、传播和贯彻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重大责任,特别必须以更当代和更专业的态度,进一步向全球范围内传播中华文化。这并不单纯是为了扩大中华文化的影响而已,而是为了对全人类负责,在21世纪面临人类思想文化全面复兴的时候,使人类思想文化重建事业真正找到坚实可靠的基础。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我们就将辜负中华民族对我们的期望,也对不起全人类和历史对于我们给予的厚望。

首先说第一点。通过多次参加中华易道学会的活动以及聆听马宝善老师的多次演讲,我越来越多地受到教育,在理解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精华方面,在如何结合时代的性质深入理解、吸收、应用以及向全世界传播的问题上,都有很多收获,而最大的收获,就是使我本人的思维模式,甚至在个人的世界观、宇宙观和生命观方面,都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这个转折,可以说,是我人生思想发展历程的的第三次转折;第一次发生在青少年时代,从高中十六、七岁,党对我的思想启蒙开始,然后1957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读本科和研究生连续9年,接着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参加文化大革命十年,这是我的思想发展的第一阶段,可以说,我从书本和实践两方面,对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有所认识,也为一生从事哲学专业研究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多学科研究,奠定了基础。

第二阶段是从1978年出国,途径香港到法国留学并定居30多年,直至21世纪初再次归国。这一阶段基本上是在西方思想和学术研究的最前沿度过的。我的生命经受了欧洲思想文化的“在场”熏陶。我在欧洲的这30多年,也恰好遭遇到西方思想文化发生转折的关键时刻:一方面,西方传统思想文化的基本精神继续坚守他们的传统阵地;另一方面,所谓“后现代”等一系列新的思潮以及新的思想文化危机接踵而来,发生了特别激烈的思想理论争论,让我感受到一场又一场“文化风暴”的洗礼,让我在西方文化生活现场,亲身把握西方思想文化的核心,使我的思想和精神生命时时发生震荡,促进了个人思想的新陈代谢,有利于我今后更积极地进行自我改造、自我革新和自我创造。

第三阶段从21世纪初至今,近二十年,我亲身经历中国现代化的宏伟过程及其辉煌成果,感受到中国现代化的伟大世界意义,扭转了以往把现代化误认为西方人的发明“专利”并垄断以及由西方人奠定“模式”的旧观念,清楚地看到了中国现代化开启了人类现代化的新时代,使现代化真正成为全人类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的共同事业。尤其是在接受易道研究会的邀请之后,我受到马老师等各位先进的教育,让我看到了人类思想文化复兴的新曙光,也使我意识到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中国人民的伟大智慧,他们继承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熏陶,在新的时代,不断探索在世界上最大、人口最多、历史悠久的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成功道路。这一切,使我的思想、思维模式,乃至整个生命的情感和灵魂,都发生了变化。我觉得,在我的人生即将走完七旬历程的时候,能够获得这样的收获,不但能够看到中国现代化的宏伟远景,又能够使自己的思想情感,最终落根于自己祖国的极其深厚的蕴含伟大智慧的文明土壤中,这是我的最大幸福!

我要讲的第二点,是要紧密结合当代世界的特点及其发展趋势,加强我们对自己的优秀思想文化力量的信心,并以更当代和更专业的态度,一方面认真学习和发扬“易道黄帝论兵法”的基本精神,并使之持续地进行下去,发扬光大;另一方面还要根据我们面临的网络信息社会以及我们身处于普遍流行的数字图像文化的特点,灵活地传播、运用和推广《易经》所采用的“图像、数字、文字三结合”的方式,既采用大多数青年一代所喜闻乐见的形式,又以严谨有力的逻辑力量,从学术上和理论上,充分发挥专业精神,对当代社会的性质、结构及其运作逻辑,对当代社会的各个领域,进行具有说服力的深入分析,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又有世界普遍意义的各种新理论,创造性地分析、说明和总结21世纪所出现的各种奇特现象,使西方传统和当代思想家所提出的各种理论相形见绌,进一步突显我们中华思想文化的强大精神力量。西方人在近50年来不断地提出了各种理论,例如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和消费文化理论”、利欧塔的“后现代理论”、亨丁顿的“文化冲突理论”等,但他们的理论表现了西方人固有的西方主体中心主义的偏见,也经不起现实和历史的检验和考验,先后导致悲观主义、无政府主义、反历史主义,甚至导致福柯所说的“人死了”的反人文主义的可悲结论。

显然,现代化的灵魂是思想文化方面的因素。物质建设和经济上的成果,加上科学技术方面的辉煌成果,都是现代化的基础,但现代化的灵魂毕竟是思想文化方面的。我们应该都像马宝善老师那样,以珍贵的易道思想,作为基本的思维方式,进一步结合新时代世界局势的特征以及科学技术成果的积极精神,对我们的现状及未来做出负责任的分析和论述,使中国不但在经济现代化方面创造奇迹,而且,也在思想文化现代化方面,贯彻符合“天、地、人”三才之道并构成宇宙自然发展有机统一体的思想文化体系,创建具有中国传统思想威力并影响整个世界的现代化理论,达到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那个目标:“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

总之,我个人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生命最后阶段的心灵建设的重点,就是首先认真学习马老师所提到的易道宇宙观,逐步地使宇宙这个有灵感的统一体同个人生命的脉动交结在一起,使自己的个人生命同整个国家、整个世界和整个宇宙的生命共同体融合在一起,不辜负21世纪对我们的期望。

最后,我预祝大会成功!谢谢大家!

(作者 上海交通大学欧州文化高等研究院院长、人文学院哲学系主任、教授、博导)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