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g亚洲官网|首页
谈国学新思维“新”在何处(杨庆中)

4444.png

 

近几年,“创新”一词在国人的话语中出现频率颇高,这一方面说明时代的发展遇到了新问题,需要用创新的思路加以解决;另一方面也说明“创新”已成为时代的共识。马宝善先生立足于中华传统经典系统的重构,提出“国学新思维”的话题,正是为了尝试解决文化发展——弘扬国学——中遇到的问题。“国学新思维”,新在何处?我觉得可以从四个方面考虑:首先,根据什么样的“国学”来实现“新思维”?其次,思想史上的哪些弊端需要“国学新思维”来纠正?第三,现实中的哪些理论问题需要“国学新思维”来解决?第四,“国学新思维”之“新”能为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提供怎样的启示?

先谈第一点,根据什么样的“国学”来实现“新思维”。

国学这一概念,内涵十分丰富,学者彼此间的理解分歧很大,但就其基本内涵而言,不外乎李学勤先生所说的,国学的主流是儒学,儒学的核心是经学,经学的冠冕是易学。[1]李先生的概括简明而精准。但那是就传统而言的。“国学新思维”就是要突破进而发展这一传统。而突破与发展无外乎两条道路,一是对传统的国学经典作出新解释;一是像中国经学史上不止一次地做过的那样,调整国学经典的结构(例如从五经发展到七经、九经、十三经)并作出新解释。马先生提出“国学新思维”,就是立足于国学经典结构的重新调整来试图达到“新”的目的。马先生打破传统学术中的门户之见,把中国文化的源头活水——《周易》,道家和道教的经典——《老子》,儒家的经典《论语》,医家的经典——《黄帝内经》,兵家的经典——《孙子兵法》等五部着作有机组合在一起,力求建立一个新的国学经典的系统,以实现“国学新思维”,这无疑是一种创“新”。

再谈第二点,即思想史上的哪些弊端需要“国学新思维”来纠正?

中国思想史自汉武帝之后,虽然在不同的时代流行过不同的思潮,但主流的居于核心地位的思想一直是儒学。儒学有很多优点,但在其发展和实际的运用过程中也暴露出不少弊端,特别是唐代之后,随着道统说的流行,儒学日趋狭隘化。主要表现在:重农抑商、重义轻利、重道轻技、重文轻武……等等。这些弊端,就儒学自身谈儒学是很难克服的。国学新思维(新经学)重新构建的这一经典系列,不但包含了儒家核心经典,也适当地突破了儒家经典。就“包含”说,可以继承儒学的优点;就“突破”说,可以为纠正儒学的弊端提供经典方面的依据。这种继承中又有突破的视野就是“新”。

第三,现实中的哪些理论问题需要“国学新思维”来解决?

可以扯远一点儿。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术界关于中国近代学人觉醒的过程,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即先器物层面,所谓“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次制度层面,所谓君主立宪;最后是文化层面的自觉。器物层面的自觉催生了了洋务运动,制度层面的自觉引发了百日维新,文化层面的自觉导致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我个人认为近代中国学人的文化觉醒有两个重要的成果:一是三民主义,一是所谓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三民主义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市场了,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在大陆仍居于政治理论的核心地位。从哲学层面讲,中国画化马克思主义,其主要内涵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程中,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一种理论指导,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在运用这一理论的过程中,也走过不少弯路。例如讲“唯物”不但容易造成物质主义,而且其自身也存在着理论困境,比如明明是用观念的方式讲“唯物”,却非要把“物”与“观念”割裂开来,或者甚至可以说讲“唯物”必须以割裂“观念”与“物”为前提。至于辩证法,讲对立统一,讲斗争是永恒的等等,其局限性更是为大家所诟病。所以近些年来,如何发展完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已成为当今中国学者关心的大问题。而事实上,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变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也存在着发展自身的必要。不少学者提出会通中西马,正反映了这一时代的主题。马老提出“国学新思维”,也是对上述问题的“有感而发”。马老透过自己的研究,提出心物一元,对应统一等命题,就是直面上述现实问题本身而进行的一种理论思考。

第四,“国学新思维”之“新”能为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提供怎样的启示?

上述对于历史与现实问题的回应本身已经是在抛出新的话题,这些话题及其回答方式就是一种启示。但更主要的是,马老立足于“国学新思维”而提出的这套经典体系,既重视知识,又重视价值,是一个很好的发展传统文化的面向。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在近代遭遇挫折,引爆了“古今中西”之争,期间有学者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无论价值系统拟或知识系统都已成为社会发展的阻碍,需要全盘抛弃,于是提出全盘西化的主张;有学者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知识系统的确已经过时,而价值系统则永远不会过时,需要现代转化,于是提出了中国本位的主张。无论那一种主张,都没能整体的辩证的审视中国传统文化。“国学新思维”以及基于国学新思维而建立的经典体系把传统视为一个整体,既要发展她的知识系统,又要弘扬她的价值系统,这一点一定会对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具有启示意义。

以上观点很不成熟,供大家批评指正。



[1] 《易道宇宙观》李学勤序,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7月,第2页。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