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g亚洲官网|首页
含英咀华 熔古铸今(辛亚民)

 

辛.png

“国学新思维”是马宝善先生针对当前“国学热”的新形势提出的建构一种新型的、能够代表当前国学研究新水平、新方向的学术系统工程。这一工程经过诸多专家、学者的反复论证,精心挑选了5部极具代表性的国学经典,试图以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思维对这5部经典加以精益求精地分析、批判、诠释、整合,以回应时代的要求,铸造新的国学形态。这5部经典分别是:《周易》、《老子》、《论语》、《黄帝内经》、《孙子兵法》。在此,笔者不揣浅陋,试就这一“国学新思维——新五经”经典系列谈谈自己不成熟的看法,以就正于方家。

首先,以《周易》、《老子》、《论语》、《黄帝内经》、《孙子兵法》作为代表性、象征性的经典而构建的“新五经”系统是对纷繁复杂的国学资源的批判与整合。

“国学”是一个较为笼统的概念,涵盖面很广,而经典文献无疑是诸多国学资源的凝结与精华,某种意义上是“国学”的代名词。如何从流派纷呈、汗牛充栋的国学经典中精选出具有代表性、象征性的经典文献,本身就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和价值的课题。“国学新思维”对诸多国学经典的精选以及这5部经典自身构成的“学术——文化”系统既体现了策划者对于国学的认识以及构建“国学新思维”的设计思路,也是对诸多国学经典文献的重新审视和整合,“新五经”的甄选和组合本身体现了一种“新思维”。

《周易》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统贯其他经典。《论语》、《老子》是作为国学主干的儒、道二家所尊奉的首要经典,二者的结合是“儒道互补”的浓缩。《黄帝内经》一般被认为是中国古代医学的理论基础,但其中包含有丰富而深刻的哲学思想,反映了中国古人对宇宙、生命的思考,尤其是其中的整体思维方式,对于反思现代科学思维统治下的工具理性极具现实意义。《孙子兵法》作为兵学经典广受历代军事家的重视,将其纳入“新五经”系列,一方面是其军事战略思想所体现的哲学高度,尤其是其中独具特色的辩证思想,是中国古人智慧的结晶;另一方面,《孙子兵法》的“入选”,也是对传统国学中儒家的“温柔敦厚”和道家的“清静无为”的有效补充,彰显和弘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尚武”、“自强”的精神传统。

总之,“国学新思维——新五经”系列着眼于国学的整体性、时代性,这一组合是对诸多国学经典文献的整合,是对历史上“五经”、“四书”、“三玄”等经典系统的超越与突破,是一种“新思维”的呈现。

其次,“国学新思维——新五经”系列是对传统国学的反思,对时代要求的回应。

传统国学自近代以来,步履维艰,命运多舛,经历了欧风美雨的冲刷,“五四”、“文革”的清洗,“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一路走到今天,似乎又迎来了一个传统文化的春天——“国学热”。

“国学新思维”某种意义上也是这一“国学热”的产物,但“国学新思维”不是蒙昧的复古,不是狭隘的攻讦,而是在“同情的了解”、“了解的同情”的基础上对传统国学的探究和反思,也是对当下的回应和引领。

“国学新思维”肯定了传统文化中的优秀内容,在继承和发扬塑造了中华民族之魂的核心思想文化的同时,也重视和发掘长久以来被主流文化所忽视,但在当代社会条件下更具现实意义的内容。

以《周易》的研究为例,我们注重的是它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活水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及其背后的深层原因,尤其关注的是《周易》所孕育出的博大精深的天人之学和形上之思。《周易》作为中国古代哲学、科学、伦理、信仰的理论基础,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是当代中国人最重要的文化基因。对《周易》的研究,既要有历史的探究,还要有时代的眼光,发掘其最有价值性、最具生命力的思想文化,建构“易学新思维”,打造具有鲜明的时代精神的“国学冠冕”。

对于其他几部经典的研究同样是贯穿这一基本思路。

最后,“国学新思维”本质上是一种哲学思维。

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哲学的立场、哲学的高度是统摄“国学新思维——新五经”系列的基本精神。

哲学代表着理性,理性意味着辩证地看问题,意味着反思与批判。对经典的解读可以有多种方式,传统国学的训诂、考据立足于对经典文献文句语意的探求,而哲学的研究方式则是在文句本义的基础上超越文献本身,历史地、批判地审视经典文献,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最后创造性地构建起回应时代要求、符合时代精神的“国学新思维”。

哲学关注理论思维,传统国学中理论思维最发达的莫过于辩证思维,这是中国哲学的一大特点,也是对世界哲学的贡献。“新五经”中,《周易》、《老子》、《孙子兵法》代表了中国古代三大辩证法系统,这是传统国学中极具价值的思想内容,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深入探究其理论思维的特点,总结其理论思维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构建“新国学”,锻炼和提高当代人的思维水平,提升精神品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当下的“国学热”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以及中华民族软实力的提升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契机,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待“国学热”所出现的不足与偏差,甚至浮现出的部分“怪象”。“国学新思维”不是停留在肤浅的表面繁荣,不是满怀热情的歌功颂德,更不是狭隘蒙昧的口诛笔伐,新时代的国学,应该有卓越的精英意识,鲜明的时代特色,对传统不乏温情与敬意,更有理性的探究,深刻的反思,含英咀华,熔古铸今。

(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 国学院讲师、华夏国际易道研究院副秘书长

 

 

 

 


友情链接 更多